阿B

沉默是包容亦是风度。

瞎撸一个小麻雀 好像应该是小辫子我给画成卷毛了……

【恭越/苏越】玲珑骰(三十三)

肥肠想看省略的内容了

流光溢彩:

最近圈子越来越冷,我来暖暖圈好不好?不知道你们还想不想看这篇啊……我其实真的没有弃,我已经慢慢磨出来3万多字的存稿了……


我的目标是今年更完这一篇……如果实在完不成,那就春节之前……


之前因为肉不出来所以卡了太久,这一次绝不再食言。




预警&说明:本章有恭越肉,雷者请绕道。还有,这里放的是省略了肉的精简版……如果你们看过精简版之后,觉得写得还可以,还想看有肉的完整版,那么拜托你们给我一个小红心+一个小蓝手,然后留言给我,我会给你们发肉肉的。谢谢你们么么哒~~




咳……各位亲爱们的请审题哈,想看肉的,点赞+推荐+评论哈,然后我会私给你们哒。因为lo主最近真的很寂寞T_T 也希望你们看过之后愿意陪我说点什么……


多谢各位,么么哒~




~~~~~~~~~~~~~~~~~~~~


第三十三章


始皇陵深处,雷严夺路而逃,只剩下一众青玉坛弟子面面相觑。原以为自家坛主绸缪良久,利用始皇陵内重重机关布下杀局,必定是万无一失。哪知对手竟未被机关所困,只不多时便攻入了中央棺室。幸好那天兵降临一般的黑衣少侠和锦衣公子并不在意他们这些乌合之众,只顾着追击雷严。


这些青玉坛弟子们也知坛主如今已是大势已去,自保尚且不及,哪里顾得上管他们这些喽啰的死活,而他们当然也不会守在这阴森诡谲的古墓等死,眼下首要之事便是离开此处。他们这般想着,都向着中央棺室的大门走去,谁也不愿落在后面。然而才走了几步,便听见一个冷冷清清的声音幽幽问道:“你们这是要去哪里啊?”


众弟子吃了一惊,定睛一看,只见一个长身玉立的白衣身影缓步走到他们面前,挡住了去路。正是自家丹芷长老。


众弟子们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方才骤然悬起的心也落回了原处。


说起丹芷长老欧阳少恭,在青玉坛中也曾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甚得坛主雷严赏识。他性格温文儒雅,待人彬彬有礼,即便对着门派内的小弟子和下人们也很是亲切随和,从没仗着身份欺凌过谁,若有上门求药求医者,他也一概以礼相待,尽心救治。这样的欧阳长老,宅心仁厚翩翩君子,自然不可能是穷凶极恶之徒。


众弟子们心中转过这样的念头,便更觉得有了几分底气,领头的几名弟子暗中交换了一下眼神,便由元勿站出来,拱手拜道:“欧阳长老明鉴!小的们之前是受雷严那厮逼迫,才对长老多有不敬,还请长老赎罪。日后必定遵从长老号令,唯长老马首是瞻!”元勿说罢又深深揖了一礼,态度极之谦恭,比起数日前在琴川时的轻慢,简直是判若两人。其他弟子也连声附和,连连行礼。


少恭淡然一笑,平静的目光在元勿等人身上悠悠一转,便调开了视线不再看他们,而是爱惜无比的注视着手中修复完好的玉横。他修长的手指抚过玉横玲珑的轮廓,唇角溢出一丝意味不明的冷淡微笑。众弟子们正齐齐注视着他,突然都觉得寒意透心,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噤。随即他们便听到丹芷长老淡然如水的声音,莫名透着一股寒意森森:“贪生怕死,虚伪自私,是非不分,助纣为虐。你们这些愚蠢的人们,活在世上又有什么意思?


恰在此时,阴风骤起,墓室左右两排长明灯刹那间同时熄灭,只剩下头顶夜明珠依旧光彩熠熠,泛白的荧光映照着欧阳少恭白衣如雪的翩翩身影,缥缈潇洒宛若仙人,神情却冰冷残忍如同鬼魅。


少恭继续道:“你们这些废物,倒不如用魂魄祭我玉横,总好过全无用处。”


诸弟子们骇然大惊,这才知道大难临头,立时四散奔逃,然而早已为时晚矣。他们还未来得及逃出几步,便纷纷倒地而亡。


少恭冷冷含笑,傲然站立在一众横七竖八死状惊恐的尸体之前,不屑道:“让你们死得这么容易,已是我手下开恩,你们应该感谢我。”他运起灵力催动玉横,一层淡淡白光如同薄雾一般,从玉横上弥漫开来,笼罩了一地死尸,刚刚离体的魂魄瞬间被玉横的力道吞噬,化作星星点点的光芒,一点点融入玉横,被吸食殆尽。


吸足了魂魄的玉横灵力暴涨,光芒大盛,流转的光彩映亮了少恭英俊面容上近乎残酷的冰冷笑意。他借助玉横运转起全身灵力,满意的感受着越发充沛的灵力在血脉中汹涌奔流。虽然还未达到太子长琴鼎盛时期的修为,但是在玉横神力的辅助下,竟也恢复了七八成。


他抬手随意一挥,不过小试牛刀,然而激发出的巨大力道竟如排山倒海一般,一瞬间将面前那些尸骸全部碾为齑粉,再也不留一丝痕迹。


少恭一震衣袖,仰天长笑:“什么上天责罚,事到如今还能奈我何?!谁都不能再阻止我!”他幽深的眼底闪烁着异样冷酷和狂热的光芒,灼灼如同鬼火,平日里温和儒雅的神情荡然无存,阴森得令人不寒而栗,“百里屠苏,属于你和我的好戏马上就要上演了,我真是——无比期待。”


身体里的灵力愈加强盛,然而凡人的躯体难以承受灵力的急剧增长,短时间之内骤增的负荷让他隐约有几分失控般的不适。他立时席地而坐,闭目调息,疏导着体内灵气的运转,如此往复良久,终于将全部灵力纳为己用,收放自如。


少恭微微一笑,睁开眼眸,他正要起身,忽听得墓道深处依稀传来几声呼唤。他侧耳倾听,那声音初时离得尚远,渐渐越来越近,一声声叫的都是他的名字,正是陵越的声音。


“陵越?”少恭长眉一挑,眼波流转间笑意渐深。他瞬间便已想通了个中缘由:此时陵墓机关已经破解,屠苏兰生等人想必已与陵越汇合,却独独少了他一人,陵越必定是担心他的安危,故而沿来路相寻。


少恭心中了然,眼眸之中漫起柔情,油然生出的暖意在肺腑间蒸腾,渐渐变成无法压抑的渴望与期待。他也不起身,索性背倚着身后巨大的棺椁悠然靠坐,同时闭上了眼眸。


“来吧,陵越。”




 ========此处省略5000字=======




始皇陵外,百里屠苏与雷严一场大战,终于分出胜负。


拜焚寂煞气所赐,屠苏多年来不得不忍受焚心刺骨般的痛楚,却也终于可以得煞气为助力,手中焚寂剑挥洒自如,剑招威力大增。雷严服用了少恭炼制的洗髓丹,修为也精进了许多。两人一时之间势均力敌,难分高下。然而少恭乃是被雷严胁迫炼药,又岂会任他摆布,于是便暗中在丹药中留了后手。雷严受药效反噬,渐渐不支,他恍然大悟自己是受了少恭的算计,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将少恭千刀万剐,此时却已无计可施,恼恨之下更是漏洞百出。屠苏则是报仇心切,越战越勇,苦战良久终于手刃仇敌。


雷严倒地身亡的那一刻,屠苏掷剑于地,双膝跪倒,仰面朝天发出一声悲愤长啸,随即便痛哭失声。兰生与晴雪红玉等人默默围在他身边,静静的陪伴着他,都在心中疼惜这个身世凄苦的少年。兰生心中不忍,走上前劝慰道:“屠苏,你今日已经大仇得报,不要再伤心了。”晴雪也道:“是啊,屠苏,你已经亲手报了仇,你娘和你族人一定会感到欣慰的。”


屠苏擦干眼泪,站起身:“谢谢。谢谢……你们大家。”这个一向不善言辞的冷峻少年在道谢的时候几乎是有些羞涩的,“如果没有你们帮我,我不可能报仇。我真的很感谢你们每个人。”他的目光扫过众人,却意外的没有见到自己最想见的人,脸色一变,失声道,“师兄呢?”


他方才强敌在前心无旁骛,竟然没有察觉陵越离开。兰生见状,指着始皇陵入口说道:“陵越大哥进去找少恭了。”


屠苏毫不犹豫,马上就向陵墓里奔去。兰生拦住他:“陵越大哥让我们留在这里,不要乱跑。万一陵越大哥出来了,你又进去了,怎么办?”


屠苏望向阴暗的墓道深处,犹豫了一番,问道:“师兄去了多久了?”


兰生想了想,迟疑着说:“好像……真的去了挺久了。”


屠苏更显焦急,坚决道:“我担心师兄,一定要进去看看。”


看着屠苏那么紧张,兰生也开始不安,担忧道:“陵越大哥不会出什么事吧?”话才出口,又急着否决自己,“啊呸呸呸,肯定不会的!屠苏,我跟你一起去找陵越大哥!”


屠苏点点头,两人向着陵墓入口走去。正在此时,墓道深处依稀出现一个黑影,慢慢的向他们靠近。墓道里光线昏暗,那黑影模模糊糊看不真切,却不像是陵越的身型。


屠苏和兰生对视一眼,各自戒备。屠苏的手按在焚寂剑柄上,向前迎了几步,那黑影也越走越近,借着透进来的些许光线,屠苏终于看清了对方:


“少恭?”


来人正是欧阳少恭,而陵越正被他横抱在怀里,一动不动,双眸紧闭。


屠苏的心顿时悬了起来,声音都仓惶得变了调:“我师兄怎么了?”


兰生也焦急呼唤:“陵越大哥,陵越大哥?


少恭脚步平缓,陵越被他稳稳的抱着怀中,竟似一丝颠簸也无。他深情的目光贪恋的凝在陵越脸上,不舍得离开一分。听到屠苏的问话,少恭回答道:“他累坏了。”简简单单的几个字,莫名被他说出了爱恋缱绻的味道。


屠苏不由怔了怔,又去细看陵越的情况。此时少恭已经走出墓道,明亮的天光让屠苏看得真切。只见陵越虽然睡着,却似乎不太安稳,两道长眉仍微微蹙着,呼吸也有些乱,依稀彰显着体力大量流失后的虚弱不堪。那淡色的薄唇上还残留着被咬破的伤口,苍白的面颊中透出未退尽的红晕,几缕散落下来的鬓发显然是被汗水浸得湿润,顺服的贴在脸侧。


屠苏心中突然生出他自己也不明白的悸动,他痴痴的望着陵越此时的模样,如同被蛊惑一般,伸出手想去抚一抚师兄鬓间潮湿的发丝。


少恭不动声色的侧一侧身,恰到好处的将屠苏的手挡到一边。


屠苏如梦方醒般怔在当场,正听到少恭道:“到前面的镇上找一辆马车,尽快带他回江都。他需要好好休息。”


屠苏茫然的应了一声,少恭已经大步向前走去,将他甩在身后。擦身而过的那一刹那,有风吹起陵越百褶状的衣袍下摆,屠苏恍惚间看到,在陵越日常穿着的短靴之上,一截纤细优美的小腿。


光滑而裸露着的小腿。


屠苏心神骤然波动,少不更事的他心中泛起浓重的猜疑与不安。待他再要定睛细看,那长长的衣袍已经垂落下来,遮掩了一切蛛丝马迹,让他再也看不到什么。一瞬间,他甚至怀疑自己看错了。


少恭已经抱着陵越走远,其他人也都跟随上前,只有屠苏还呆呆的怔在原地,一动不动如同泥塑。兰生见他古怪,用力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道:“屠苏,你在想什么啊?怎么不走啊?”


屠苏垂下头,遮掩道:“没什么,走吧。”他心事重重的迈开脚步,跟上其他人的步伐。 


(TBC)

霆峰圈就是 叫霆黑称的人混得下去
天天来sj陈粉圈 不乐意拉cp的陈粉就要被骂毒瘤
我去你妈的大傻逼

希望启月狗不要带着我家单人tag逼逼好吗
不跟你算140w通稿的帐
安静如【鸡】好吗????

赵鸡本人给陈伟霆糊的屎还不够 cpf还要到lo上给他糊屎
开了眼了
你家爱豆被出通稿【赵丽颖喜欢圈外人 陈伟霆被劝退圈】
130w条百度通稿 还萌jb????

信了 这就去氪金 氪金改变命运

青铜鹤鼎:

最近肝阴阳师真是肝的要死要活。
晴明不就是我心目中最理想的那类攻嘛!
美貌!强大!雍容!华丽!正直!长发及腰!


我的拉郎之魂熊熊燃烧……


某天,晴明大人从召唤阵里拉出来一只——陈伟霆——顺毛的。
据说觉醒后是气场爆棚的大背头,还有水兵月细框眼镜皮肤哦~


(我的威廉哥哥,绝逼是SSR)

传递or传播本身是没有错误的

动了吗?

个人说明

大大的喜欢很大程度上和我重合了 嘤

辛夷菇凉:

我写文凭自己高兴。
凡等为主。
现在很想等凡,但是怕掉粉。哭哭。
喜欢佛爷。攻受都可。
不写启红启,不写一八一。
萌上面的cp的不要关注我。
看到我的文也不要点喜欢,也不要回复。
以后可能写bg。
但不会写启月。
喜欢zyx,yy,zly的不要关注我。
特别是zly。
非常特别十分恶心她。
恶心到 什么程度呢。
看到电视剧她碰佛爷,我就想给佛爷消毒。
本人也不喜lyf。
也不可能写有关他的cp。
TFT永远拒绝。
凡等不发糖,我以后可能在走拉郎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所以慎关啊!慎关!慎关!
小心以后被清奇的cp亮瞎眼沃。
最后希望凡等有吃不完的糖。